【 】,

“我不是这个意思。”穆秦皱眉,不知道到自己究竟该怎么同宁知岁解释清楚。

他看着宁知岁,突然有些头疼。

宁知岁退出他的怀抱,环抱着胳膊坐到了床边。

天气已经渐渐暖了起来,可穆秦说的那些话依旧像是刺骨的寒风一样。

她的目光落在窗外,正巧看到了顾敛井井有条地指挥着灭魂军的那几个人安排着诸多事项。

这个世道,当真是残酷啊。

无论是顾敛还是灭魂军,走到今天这样,都不容易。

宁知岁扭头看着僵立在不远处的穆秦,微微笑了笑:“我不是那样不讲理的人,阿敛的事情怪不得你。反而,我们还都欠你一声谢谢。”

“阿岁,我不需要你的感谢,我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穆秦松了口气。

七日转瞬即逝,青峰依旧没有回来。

江胡安有些担忧地询问穆秦:“是否派人出去接应?”

穆秦皱眉:“我们出发。”

“不等了?”江胡安越发不安,“王爷可是担心青峰遭遇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