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个男人的尊荣对于穆秦来说十分重要。

重要到穆秦在误会宁知岁和顾敛之间有什么的时候,都可以不分地点环境的要了她,甚至再往前一些,穆秦恨不得要了她的命。

怎么如今,穆秦就如此放任她与顾敛接触呢?

仅仅因为顾敛对他的忠心和感激,就能够让穆秦放下对顾敛的成见?

究竟是什么能够让穆秦放下顾敛男人这个身份,而放任她与他的关系呢?

宁知岁拧着眉看着穆秦,却是并不敢往下想下去。

她忽而记起她与顾敛重逢的那一日,顾敛的眼中闪过的那丝痛苦。

“阿敛他……”宁知岁张了张嘴,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穆秦叹了口气,抬手婆娑着宁知岁的脸颊:“若非他已非完人,你举得我能够放心他留在你身边?”

“什么时候的事?”宁知岁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要颤抖,却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无法想象顾敛究竟经历了什么,又是怎样回到她的身边,说着永不背弃的承诺。

终究是陈国对不起这些浴血奋战的将士,是她宁知岁对不起顾敛。

她何德何能,还能够让顾敛这样挺身相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