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日后,江胡安来到了西堰山。

他躲开众人,单独见到了穆秦。

无人知晓这两人那一日说了什么,只知道当天入夜,穆秦带亲自持剑带着宁知岁斩杀数人于室内。

第二天一早,原本数百人的暗卫队伍,只剩下六十余人。

青碧盯着宁知岁手里的剑,通红了一双眼:“贱人!你怎敢对王爷的暗卫下手?”

“你瞎?”宁知岁挑眉,“我的剑上有血,你们王爷剑上就没有?青碧,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同我大呼小叫?”

“王爷宠你尚可留你一命,可你也别因为王爷的恩宠便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亡国公主如同丧家之犬,你在这儿装什么……啊——”

青碧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戛然而止。

穆秦一剑封喉,目光锐利如刀:“本王留你一命本是想听你亲口说出幕后主使,如今看来倒是本王多情了。”

青碧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喉中一阵嗬嗬作响,终究还是一头栽倒在地。

宁知岁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原本以为她是因为喜欢你才会这么不待见我,如今一看,青碧只怕也是被人骗了。”

顾敛有些不解地看向宁知岁。

宁知岁冲着顾敛笑了笑:“阿敛,这里的事情跟咱们没关系了,咱们去一旁看热闹。”

宁知岁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剑抛了过去,自己倒果真一副看戏的模样抄着手坐到了一旁的凉棚里。

顾敛愣了片刻,终于还是跟着宁知岁站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