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三指并拢,指天发誓:“如有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我宁知岁便也在此立誓,定当竭尽所能,助你穆秦踏平晋王都城,手刃穆铮登基大统,若有二心,必……”

宁知岁后面的话被穆秦堵在了喉中,再也说不出来。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心中一时酸涩无言。

她和他之间,早已经是一笔烂账。

如今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再次携手并肩,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宁知岁深深地叹了口气,抬手圈住了穆秦的腰。

两个人之间的缱绻温情没能持续多久,便被徐良打断。

“王爷,殿下,一切就绪,我们该走了。”徐良硬着头皮站在两人不远处,声音不卑不亢。

两人立时分开,互相看了一眼,随着徐良离开了这栋宅子。

趁着夜色,一行人离开王城,直奔西堰山而去。

一路倒是不曾遇到什么阻拦,他们顺利抵达西堰山后,穆秦便带着宁知岁先一步进了山。

“阿岁,我带你见一见这里的管事,日后你也好方便一些。”穆秦说完,便牵着宁知岁的手下了马。

西堰山南面的一个小村子里,自打穆秦和宁知岁两人进来,这些人的动作便有些怪异。

直到穆秦做了一个手势,那些扫地的卖炊饼的甚至是围在大树底下嗑瓜子的人都呼啦一下子跪了下来。

“王爷!”

宁知岁看着这些人如此整齐划一的动作和这股子气势,头一次生出了陈国灭亡并非无妄之灾的感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