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陡然一愣。

有些事情,如果不是可以去想,他其实早已经想不起来了。

他记得自己曾经给过宁知岁许多的承诺,只是可惜在后来的时光里,他们都已经被世事驱使忘记了原本的面目。

那些海誓山盟,在那些无可奈何的现实面前显得那样的可笑。

他说愿与陈国结永世之好,可他却带兵屠戮陈国。

真真假假,又有谁能说得清楚?

纵然他的情意是真,可那些话,那些承诺,却终究无法实现。

他看着宁知岁的眼睛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对你说的话……”

“你说你此生只爱我一人,可是真的?”宁知岁问。

“是。”这个问题对于穆秦来说倒不需要考虑那么多,这是他所能够把握控制的事情,不需要牵扯上国恨家仇。

宁知岁便笑了:“那么你当初跟阿月在一起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气我?”

“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穆秦叹息,“那时候你根本不愿意听我解释,我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那些事的确都是我做的,即便我本意并非如此,可陈国还是亡了,你的亲人因我而死,你的子民因我而唾弃你,你失去了一切,你怎么怨恨我都是应该的。可……可我没有想过你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都不肯放过。阿岁,你果真恨我至此?”

“……”宁知岁咬了咬牙。

这档子事儿,她倒是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