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宁知岁点了点头,在徐良等人的掩护下回到了小院中。

才一进门,便有人携着惊天怒气掐住了她的脖子。

“王爷!”身后,顾敛惊呼。

穆秦冷冷地瞥了顾敛一眼:“你就是这样护着你的主子?”

顾敛神情严肃:“王爷心系殿下,我等都十分欣慰,可王爷,殿下毕竟大伤初愈,您便是再气她,也不该……”

“不该如何?”穆秦咬牙,霍然抬手将宁知岁紧紧地搂进怀中。

宁知岁没有吭声,只是感觉到穆秦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她叹了口气,抬手环上了穆秦的背:“堂堂王爷也有怕的时候?”

“闭嘴!”穆秦余怒未消。

宁知岁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这条命我爱惜的紧,我既然敢出去,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宁知月不会杀我,她需要留着我来帮她树立起她在穆铮心里的地位。”

“什么意思?”穆秦皱眉,将她从怀里拉开几分,低头仔细地看着她。

宁知岁深吸一口气,示意徐良等人散开。

院子里只剩下宁知岁穆秦和顾敛三人的时候,宁知岁神情凝重:“阿敛,当年你奉命前往边疆平乱可曾记得我母妃派给你的另一项任务?”

“寻找永生花与合欢草?”顾敛问。

宁知岁点头:“那时候母妃的迷魂出现了问题,在她放弃之前,她还想要尝试一番是否可以将这个东西变得更加符合她心中的迷魂。永生花与合欢草都是炼制迷魂的必须物品,可后来你还没有回来,母妃便放弃了。如今看来,母妃当初放弃迷魂,应当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理由,而这个理由与宁知月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