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宁知岁沉默了片刻,没有再跟宁知月多言,而是直接动了手。

宁知月毫无招架之力,她往后退的趔趄,一不小心便跌倒在地。

她静静地看着宁知岁的剑横到了自己面前,突然诡异地扬起了嘴角:“阿姐,你猜你的王爷逃出去了没有?”

“你什么意思?”宁知岁的剑离着宁知月的脖颈不足一寸,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宁知月伸手小心翼翼地推开宁知岁的剑,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往后山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满意地勾起嘴角:“阿姐,我从来都不是不谙世事的孩子,是你一直小瞧了我。”

宁知月说完轻拍了两下手掌,王府登时灯火通明。

宁知岁和顾敛瞬时成了被包围的姿态,宁知岁凝神看向宁知月,依旧没能想通,宁知月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跟穆铮成为了合作者。

仿佛要解答宁知岁的疑惑似的,人群后面穆铮一袭黄袍缓步而来。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宁知岁啧啧叹息:“分明也是生了一张惹人怜爱的脸,怎么做事如此不令人心生怜爱?宁知岁,你不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吗?陈国公主?哈,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多么稀罕的东西吗?宁知月比你不知道听话多少倍,你们陈国的宝物早已是孤的囊中之物!”

“哦?”宁知岁挑眉,悄悄给顾敛使了个眼色,“我怎么不知道我陈国还有什么宝物?”

“镇国公主也不过如此。”穆铮冷笑,“来人,将陈国余孽拿下!”

穆铮说完,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孤若是心情好了,定会大发善心,让你与穆秦再见上一面。阿月,随孤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