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一把将宁知岁拉到自己身后,举剑挡下了从屋顶上急射下来的一阵剑雨。

宁知岁皱眉:“不是说你这里的人已经撤下了吗?这又是哪来的?”

“怕是特意吸引你来的。”穆秦一边说着一边抓着宁知岁的胳膊重新退回了书房。

宁知岁这才发现,穆秦看似普通的书房中大有乾坤。

门窗皆是坚不可摧的玄铁制成,书房的书架后面竟然还有一个密室。

宁知岁舒了口气,突然又提起了一颗心:“糟了,阿敛还在外面。”

穆秦愣了愣,淡淡地说道:“无事,他们的目标只是我们两个。”

“可阿敛肯定要找到这里来,墙上的人还在,阿敛便还在危险之中。”宁知岁甩开穆秦的手。

穆秦沉默着看了宁知岁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好,我亲自去将顾敛带回来。”

穆秦说着,便去开书房的门,夜色中剑光微闪。

宁知岁立即将门挡了回去。

她凝眉看着穆秦,问道:“你究竟知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无非是王兄再也不肯容忍我罢了。”穆秦自嘲地笑了笑,“当年我带兵灭陈,本就已经令他对我心生不满,如今不过是苟且偷生多活了这些年罢了。”

“你身上带着我陈国的血海深仇,怎能轻易死在穆铮手中?”宁知岁瞪了他一眼,指着那条密道,“明明你可以离开,为什么不走?”

“我在等你。”穆秦定定地看着宁知岁,“我想过你也许会回来,只是……我曾经想的是三天时间,你不来,我便离开了。我没想到,你竟果真来了。”

“既然我来了,王爷便请离开吧。”宁知岁笑了笑,默默地退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