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年他将我们从绝境中救出,对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永远忠于你。”顾敛深吸一口气,笑得有几分悲凉,“我从前一直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人比我更爱你,可直到那一日,我看到浴血而来的他,带着满满的祈求意味。这个世上,不会没有人不知道灭魂军意味着什么,那个时候,我们的确可以被他收服,可是他没有要。他要的,是我们永远对你的臣服。宁知岁,陈国是亡在了晋国手里,王上和太子殿下的确是死在了穆秦的面前,可宁知岁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这些年来,他真的好过吗?”

宁知岁被顾敛这一番诘问问的哑口无言。

这些年,他们的确谁都不好过,谁也不肯放手,日日互相折磨。

仿佛只有在这无尽的折磨中,才能够证明他们还真的活着似的。

夜色渐深,宁知岁沉默了很久,才接过了顾敛递过来的剑。

她咬了咬唇,低声问道:“这两日,王府中可有什么动静?”

徐良立即开口:“回禀殿下,两日前,穆铮围了王府,但是我等出去打探过,并未探得穆秦王爷的踪迹,而且穆铮的兵昨日一早便已经撤了。”

宁知岁点了点头,看向顾敛:“王府中只有你我最为熟悉,今夜,你我便前去一探吧。”

“好。”顾敛点头,又转身吩咐徐良等人,“你们守在这儿暂且按兵不动,若是我们有什么意外,徐良即可为首,营救殿下。”

“是!”徐良等人应声。

宁知岁便不在耽搁,与顾敛一同隐身于黑夜之中。

借着夜色,两人悄无声息地摸进了王府,院中一片漆黑,一丝动静都没有。

宁知岁心中发沉,一时有些紧张。

身后,顾敛轻声说道:“别怕,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

宁知岁点了点头,直接掠到了穆秦书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