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莫说是穆秦,就连顾敛听说了宁知月的所作所为后,都浑身恶寒的发抖。

他实在想不明白,昔年单纯可爱的小公主心肠怎么会如此歹毒?

陈国灭国之仇在宁知月心中竟不如男女情爱来的重要,甚至于姐妹亲情在宁知月的眼中竟然也不值一提。

顾敛看着一脸纠结的宁知岁深深地叹了口气:“阿岁,王爷怕你难过,这才留下了宁知月的命,哪里知道宁知月竟然转身就咬了王爷一口。你看咱们是就此离去,还是回头?”

“回头?我和他还回得了头吗?”宁知岁深深地吐了口气,扭头看向来时的路,拧眉不语。

顾敛叹了口气:“阿岁,陈国至宝会为穆秦招来杀身之祸,你当真不知这是指的什么?”

“顾敛你身为陈国的大将军,为何对穆秦这样尊敬?”宁知岁陡然转身看向顾敛,言辞犀利,面容微沉,“你这样又将灭国之很放在了何处?”

“殿下!”顾敛闻言却直接跪在了宁知岁的面前,“你可知,属下九死一生从边疆归来也是王爷出手相救?在您还不知晓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晋国了。”

宁知岁皱眉:“可你……”

顾敛叹气:“我是故意接触宁知月的,我以为小公主她……我那时候本想直接寻你,可王爷说你病了,不便见我。而且我的身份特殊,也的确不方便在王府中行走。王爷原本的意思是请人为我做一张上好的人皮面具,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到你身边保护你。后来,我无意中遇到了小公主,我便私心里想着可以先见上你一面,这便坏了王爷的计划,将殿下你置于危险之中。”

宁知岁却还是有些迷茫。

便说穆秦见到她和顾敛时的那副模样就不像是装出来的,如果顾敛早已经跟穆秦通了气,穆秦又何至于气成那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