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去了西堰山?”宁知岁一把抓住顾敛的胳膊,有些担忧地撸起他的袖子。

顾敛愣了愣,无所谓地抽回胳膊:“阿岁,我是大将军,比起你当年的水平已经高出不少,我在西堰山并没有受伤。给你付出心头血的人也不是我,所以我并无大碍。”

“他……亲自喂我喝下那碗毒药,又何必救我?”宁知岁垂眸冷笑。

“阿岁,你们之间有误会。”顾敛叹了口气,“如果我还是……我当真不愿意将这个真相告诉你。可我必须告诉你,才能够对得起他为我们争取的一切。”

顾敛反手抓住宁知岁的胳膊,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可知道陈国至宝是什么?”

宁知岁神色一凛:“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

“你可知宁知月已经到了穆铮身边?”顾敛皱眉,“穆秦猜到穆铮会对他发难,所以才会让我带你走。他原本是想要亲眼看到你醒来才能放心的,阿岁,穆秦心里是真的有你的。”

“可他带兵灭了陈国。”宁知岁神情不变,语气森然。

“阿岁,你可知他为何要带兵前往陈国?”顾敛深深地叹了口气,“当年,若不是穆秦前去,陈国只怕已成为炼狱。”

晋王无道,穆铮手段残忍,所过之处血流成河。

当年,他决意讨伐陈国,无视于陈晋两国彼时刚刚建起的联姻。

他认为,宁知岁嫁给了穆秦,恰恰正是一个攻打陈国的好机会。

这种时候,谁会想到身为联姻之国的晋国会去攻打陈国呢?

彼时,穆铮告诫穆秦好生安抚住宁知岁,待大功告成再去决定宁知岁的生死。

穆秦思索再三,向穆铮请命亲自带兵前往陈国。

穆铮允了。

穆秦那时候认为,他亲自前去陈国,也许可以劝降陈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