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沉思片刻,突然郑重地对着顾敛行了一礼。

顾敛愣住:“王爷这是做什么?”

“本王想托付顾将军照顾阿岁。”穆秦看着顾敛,沉重地叹了口气,“本王有私心,所以总想着将阿岁留在身边,无论如何都会有跟她冰释前嫌的那一天。可如今看来,本王怕是等不到了。王兄生性多疑,宁知月对阿岁恨之入骨,他们两个人凑到一处,本王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能早作筹划。”

顾敛皱眉:“王爷的意思是,您现在处境十分危险?”

穆秦默认。

“那么,您就不打算等着殿下醒来亲口告诉殿下那些……”

“来不及了。”穆秦苦笑一声,转身将宁知岁打横抱起,“胡安备车,顾将军请吧。”

穆秦说完,便抱着宁知岁越过了顾敛向后门走去。

顾敛沉默地看了片刻,终是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王府后门处,江胡安已经安排了一辆外形简朴的马车,前头有两匹好马拉车,穆秦将宁知岁安置在里面,依依不舍地摸了摸她的脸颊。

穆秦叹气:“阿岁,若是来日你我还能在相见,但愿你我之间不必在拔剑相向。”

穆秦说完,低头吻了吻宁知岁的额头,带着深深的眷恋和不舍跳下了马车。

“顾敛,阿岁交给你了。”穆秦将马鞭举到顾敛面前。

顾敛沉默了很久,才接过了穆秦手里的马鞭,他拧眉琢磨了片刻,开口道:“王爷,等殿下醒了我一定会将一切告知殿下。”

“不必。”穆秦冷傲转身,缓缓地关上了王府的门。

顾敛冲着穆秦笑着摇了摇头:“王爷怕是忘了,顾某终究还是殿下的将军,而非王爷的将军。我将一切告知殿下只是我的职责,至于选择,全在殿下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