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彼时,穆秦并未想到他的仁慈之心会在后来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灾难。

只是这一刻,穆秦变得不像是自己了似的,收敛那副傲然的姿态,只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宁知岁。

但凡是可能对宁知岁有好处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哪怕是从前他最看不上眼的这种所谓祈福。

从来没有哪一刻,时光变得如此漫长。

终于在第三个日头上,顾敛赶了回来。

他踉踉跄跄地冲进倚岚居,看也不看穆秦一眼,只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护在怀里的东西塞进了宁知岁口中。

好半晌,他才松了口气似的瘫坐在床前。

穆秦亲自上前扶起顾敛,小心地询问:“这可是神兽草?”

“是。”顾敛声音沙哑。

穆秦连忙给顾敛倒了一杯水,又立刻回到了宁知岁的身前:“她为什么还不醒来?”

顾敛抬头盯着穆秦沉默了许久,才缓缓放下手里的茶杯,走到穆秦面前。

“出了何事?”穆秦登时紧张起来。

“你可知当年殿下为了救你,做了何事?”顾敛一把揪住穆秦的领口,目光如炬地盯着他。

穆秦有些赧然地摇了摇头。

当年宁知岁救他……他确实不知宁知岁究竟是如何救下他的。

他只知道自己在陈王宫中醒来,看到宁知岁笑语宴宴的模样成为自己这许多年来藏在心底最美的风景。

如今听到顾敛的话,穆秦有些怪异的感觉。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这神兽草你已经给阿岁服下了,难道还不能解毒?还不能让阿岁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