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宁知岁已经没有了气息,她已经死了!你们为什么不肯放弃?”宁知月尤不死心,冲着顾敛背影大喊。

回应她的只有穆秦冷漠森寒的眼神。

“王爷,我究竟哪里不如她?”宁知月强忍着心中惧意,死死地盯着穆秦要一个回答。

穆秦留给宁知月一个背影,冷漠的声音清晰地传进宁知月的耳中:“你哪里都不如她。”

宁知月颓然地跪坐在地上呆愣了许久,她霍然抬头,眼底闪着狰狞的光芒。

她说:“穆秦,宁知岁,你们会后悔的,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

距离宁知月几步之遥的陈太医缩了缩身子,突然觉得一阵寒意。

穆秦回到倚岚居没多久,便有侍卫来报,陈太医死在了地牢中,花嫣夫人状似疯癫。

穆秦皱眉:“宁知月想做什么?”

“王爷,是不是将她……”

“将她带出来,软禁在离园中,任何人都不得探望。”穆秦叹了口气,看着床上毫无生息的宁知岁,眉头紧紧皱起。

到底还是他错了。

当年,他以为她们姐妹情深,无论如何,让她们能够在一起便是好的。

纵然他对宁知月从来都无意,却依旧容忍了宁知月对宁知岁的诸多挑衅。

那时候他是那样天真的以为,宁知岁终究会在这王府中收敛起那份亡国之恨,会好好地跟他在一起。

就像他们从前一样。

可他终究忘了,宁知岁的傲骨宁折不屈。

她爱他时,是真心真意,为了他可以踏遍荆棘也不发一言。

她恨他时,也是真心实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