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太医!快传太医!”穆秦一把抱起宁知岁冲出地牢,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慌乱。

穆秦越过宁知月时,那股子劲风竟让宁知月一个趔趄,险些站不稳。

她看着穆秦的背影,深深地皱起眉头。

宁知月提起裙摆快速跟上穆秦,可穆秦却直接运起轻功,飞速消失在她面前。

宁知月咬了咬唇,冷笑一声,抚了抚衣襟,径直走向倚岚居门口拦住了匆匆赶来的陈太医。

“宁知岁若是能活,陈太医先前的所作所为可就都瞒不住了。”宁知月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医,“你可得想清楚啊。”

陈太医低着头,额头上沁出了层层汗珠。

他低头应了声是,便匆忙进了室内。

穆秦直接将陈太医拽到了宁知岁的床前,厉声道:“若是宁知岁死了,你们便通通陪葬!”

陈太医双手颤抖,探了探宁知岁的鼻息,整个人便瘫软了下去。

“王爷,宁夫人已经……”

“不可能!”穆秦猛地喝住太医的话,“阿岁不会死的。”

宁知月听到屋里的动静,立马红着眼睛进去跪在了穆秦面前:“王爷,您这样如何能够让阿姐安息?阿姐已经去了,还希望王爷……”

穆秦冷笑一声,霍然伸手掐住了宁知月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