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剑,似乎有一瞬间的迷茫。

他看着宁知岁扑上来的身体,片刻之后便被一股子恼怒席卷了心头。

“你想跟他一起死?”穆秦眯起眼睛盯着宁知岁看了许久,才嗤笑一声,“你的命,本王说了算!来人,将宁知岁押入地牢严加看管。”

说完,穆秦毫不留情地转身便走。

宁知月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才抚着裙摆笑出声来。

她嫌恶地瞥了一眼地上顾敛的尸体,挺直了腰板一步一步走出了离园。

这个地方,注定只能是个禁地。

宁知岁如今终于失去了穆秦的心,她这做妹妹的,说什么都得好好去慰问一番才是。

三日后,宁知月盛装前往地牢。

幽暗的地牢,宁知月一步一步走的像是一条铺满鲜花的路一般雀跃。

她停在宁知岁面前,柔声喊了一声:“阿姐。”

宁知岁靠在墙边,腹部的血早已止住,身上的血渍令她看起来狼狈不已。可她看向宁知月的目光中却带着清冷透骨的恨意。

她说:“宁知月,顾敛也算是看着你长大,你怎么如此狠心?”

“狠心?”宁知月冷笑,“阿姐错了,顾敛身为陈国余孽,人人得而诛之。我让你们见上最后一面已是仁至义尽,阿姐却不顾身份与他苟合,却将脸面置于何地,将王爷置于何地?”

“你说什么?”宁知岁皱眉。

宁知月冷冷地看着她,眼中充满了讥讽,可她的声音却带着一丝颤抖:“阿姐,事到如今你还是不肯承认你错了。王爷待你哪里不好,你要这样折辱他?他那样英武不凡的一个人,怎么在你眼中……“

“呸!”宁知岁霍然打断宁知月的话,“穆秦在我眼中畜生都不如,跟你这样不知廉耻的人在一起,倒也般配。”

宁知月浑身颤抖,哆嗦着抬起手来指着宁知岁:“阿姐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不堪?”

“穆秦来了?”宁知岁问。

宁知月一愣,还未接话,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哼,穆秦自阴影中走出,黑着一张脸将她们两个瞪着。

宁知月掐了自己一把,红着眼喊了一声:“王爷。”

穆秦摆手:“去药房将药端来。”

穆秦支开了宁知月,便问宁知岁:“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你杀了我吧。”宁知岁已是心力交瘁,再也不想同穆秦纠缠下去。

穆秦便笑:“杀了你?你不打算报仇了?你是忘了陈国是如何亡在我手中,也忘了你的父王是怎么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