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他在哪儿?”宁知岁眯起了眼睛,扣着宁知月的手忍不住移到了她的脖子上。

宁知月咯咯直笑:“说起来当年若不是阿姐遇上了王爷,也许今日我的姐夫就成了顾将军呢?”

“阿月你知道,我的耐心一向不好。”宁知岁的手收紧了几分。

宁知月叹了口气:“阿姐一听到顾将军的消息,你怎么就这么着急?我既然来找你,自然是要告诉你的。只是,事到如今你我二人之间的姐妹情分,怕是就要彻底了断了。我放你离开,你能否承诺此生此世再也不会回到王爷身边?”

宁知岁笑的诡异:“你怕是忘了,我终有一日是要手刃穆秦的,你说我如何能够答应你再不回他身边呢?”

“你杀不了他的。”宁知月定定地看着宁知岁,“阿姐,你要报仇去找陈国的王啊,总盯着王爷不放做什么?阿姐,你可得想好了,顾将军的处境可容不得你在这儿跟我耗时间。”

宁知岁没有吭声。

宁知月想了想,妥协了一步:“我带你去见顾将军,你就再也不回来,如果……如果你被王爷发现,就算是死都不能将我供出来!”

“好。”宁知岁点头。

只是跟着宁知月踏出倚岚居的那一刻,宁知岁忍不住叹息道:“穆秦究竟哪里值得你可以这样不管不顾?”

宁知月脚步微顿,转头笑道:“顾将军又有哪里值得阿姐这样?”

宁知岁皱眉,想要解释什么,却到底忍了下来。

宁知岁从不知道穆秦的王府中原来还有这么多曲折的小道,她紧紧跟在宁知月的身后,头一次看清了王府的风景。

陈国国灭,宁知岁拼死与穆秦相抗。

不敌被虏后,宁知岁便被穆秦送进了倚岚居软禁。后来,穆秦对她的软禁撤销了,她的活动范围也不过只有倚岚居和穆秦的书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