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脸上的温柔一分一分褪了干净。

他霍然起身,抬手拔出那把匕首,冷笑了一声。

“宁知岁,我当真是小瞧了你!”

宁知岁仰头看着那把匕首上两人的血混在一处,生出了几分怅然。

她其实从未想过,两人这样亲近的时候,竟是带着这样的仇怨。

她微微歪了歪头,看着穆秦笑了起来:“你果然不再是我的穆三哥了。”

穆秦蓦地一怔,他顺着宁知岁的目光落在了刀刃上,又看了一眼宁知岁胸口的血渍,皱了皱眉。

“我刺了你一刀,你刺了我一刀,我们之间倒也算是公平。”

“公平?”宁知岁皱眉,“你我之间横亘着国恨家仇,你也敢跟我说公平?”

穆秦板着脸,想要说什么,可千言万语梗在喉间,令他无从开口。

说什么呢?

说陈国不是他带兵灭的?

还是说宁知岁父母的死,与他无关呢?

那些铁一般的事实,终究在两人之间划上了鸿沟天堑。

无论从前两人有过怎样美好的过去,也都回不去了。

可……

穆秦握紧了拳头,看着宁知岁缓缓开口:“我对你的心意是真的,阿岁,只要你愿意我们还可以像从前一样,我们……”

“我不愿意。”宁知岁厉声打断了穆秦,“穆秦你怎么可以做到如此无耻?你是我杀父灭国的仇人,你却还妄想着我能够毫无芥蒂的跟你在一起?”

“我不明白,陈国已灭,阿月可以放下仇恨安心的留在晋国,为何你就不可以?”穆秦脸色难看。

“她是她,我是我。”宁知岁冷笑一声,“你既已选择了她,又何必来我这儿找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