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日后,宁知月被封为花嫣夫人,受尽宠爱。

侍女都说王爷最近日日宿在花嫣夫人房中,宁夫人只怕早已失宠。

有人冷叱:“哪来的什么宁夫人,说到底倚岚居那位不过是个贱妾,不懂得审时度势的亡国公主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么尊贵呢。”

“大胆!”宁知月的声音遥遥传来,“你算什么东西,也能如此编排我姐姐?来人,给我拉下去,打死了扔出去喂狗!”

讨饶声片刻便已消失,宁知月款款走进倚岚居,笑眯眯地唤了一声“阿姐”。

宁知岁冷冷地看着她走近,不发一言。

宁知月屏退了下人,自顾自地坐到了宁知岁的身边,问道:“阿姐在怪我?”

宁知岁低头看着手里的一副花样子继续沉默。

宁知月便凑过来看了一眼,笑道:“阿姐的手是执惯了刀剑的,什么时候也开始拿起绣花针了?阿姐想要绣什么,不如让阿月来吧。”

“不必。”宁知岁终于开口,“花嫣夫人的一双手才是金贵,被这绣花针刺伤了可就不好了。”

“你果然是在怪我。”宁知月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地看着宁知岁说道。“阿姐,我们身为亡国公主,在这晋国步履维艰,你何苦守着那一方故国不肯往前走呢?阿姐,陈国已经亡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够忘记自己的身份,去过所有女人艳羡的生活?我知道王爷喜欢你,即便你恨他,他也还是喜欢你,可是阿姐,凭什么你不喜欢的东西,也不许我喜欢呢?你凭什么替我决定我的人生?”

宁知岁摇头:“我从未想过替你决定你的人生。”

“那你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