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有效?”

当年圣唐王朝神灵唐陨落,仙宫被毁之事,一直是圣唐一族的耻辱,报仇之事,也是有识之士的共识。

但当年之事,明面上参与的势力,超过五位神灵,尤其是辽,来自于北方蛮族,那一只白眼狼的实力,远非如今圣唐一族所能抗衡,更不用说那些暗中勾搭的势力及领地了。

因此,虽有心,却无力,只能等待机会,如今,云族的话语,让原本平静的心绪,再次被挑动,而记忆,也回到了那几百年前的那一年,那一天,那每时每刻。

“算道友,做了,便有了希望,不做,永远都只有希望,这就是区别。”云启同样的用词,说出了不同的解释。

“算道友,你们不敢做,我们来做,既然联盟军敢对我风都领地出手,双方之间,已是不死不休,正好,可以利用这一个机会,将水搅浑了,让潜藏在水底的那些鱼儿,尤其是大鱼,让他们游动游动。

而我们,寻一处风景秀丽之地,拿上板凳,翘起二郎腿,放上鱼饵,鱼钩往水里一扔,之后就是看风景的事情了,至于那鱼儿是否上钩之事,就看我们的鱼饵,够不够吸引人了。”

“难。难。难啊!”玄微子没有多余的话语,三个难字,已经说明了问题所在。

“运用得当,没有是不可能之事。玄微子道友,只要你们两条战线之间,相互配合,默契合作,而我风都领地加大宣传力度,合理利用那些来往的走商、寻宝者以及不坏好意者,即使最终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是,我们努力了,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主动出击,便没有遗憾了。”

风都领主的蛋糕,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广,即使是对计划有一定了解的七杀,也有些蒙了,一线天区域之战,到底能牵扯出多少阴谋诡计,而这一出戏的幕后,又有多少谋划没有显露。

“算道友,当明天的第一缕阳光现世,在各大势力探知我风都领地军队自审判之都出动的那一刻起,我们。其实已经胜利了,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各位道友,我们挑起了一方战争,天下随之而动,所有的关注力,全部聚集到一线天区域,各大势力及领地纷纷出手,而为了保证战争的绝对主导地位,必须不断地投入兵力,以保证他们的霸主地位。

于是,我们的一举一动,皆引领了整个战争的走向,本身就是一种胜利。”

“我圣唐一族是热爱和平,秉持睦邻友好,与邻和平。。。”

“算道友,那是圣唐一族领地之中的百姓,最普通的百姓,而不是我风都领地,我风都领地的宗旨:拳打南山敬老院,北踢北海幼稚园,不惹事,不代表怕事,既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战,便是了。”

和平?弱国无外交,没有强大的武力威慑,如何能让其它势力及领地收起不良心思,因此,才有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圣人言。

“算道友,你们儒家的那一套,安民,是一个不错的思想方法,但对外,依然需要强大的武力力量,否则,人家堵在家门口了,你拿什么让人离开?”

“给一点银子了事?哈哈哈!人家还认为你给的那些银子,是打发打发叫花子,入室明抢,岂不是更好?何况如若对方屡教不改,此次满足了对方的胃口,隔一段时间再来一次,细水长流,行那割韭菜,圈养牛羊之事,算道友,你们又打算如何解决此事?”

“云道友,虽然说域外之民,还未完全开化,但如此极端的行为,历史上并未有过。。。”

“没有?算道友,你确定不是与本少,说一件关于天方夜谭之事?我圣唐一族北方,那如今已建立帝国,号神辽的蛮族,秋季南下掠夺之事。

算道友,当年我们相遇,也是因为秋季蛮族南下掠夺,让北方我圣唐一族百姓,苦不堪言,从而有了将它们迁移至我风都领地,保他们能过那一个冬天。

如今,算道友,与本少说这是极端行为,哈~哈!算道友,请道友北上,去那北方,将道友之言,与那些百姓说说,问问他们。同不同意道友的说话?

本少说了不算,他们作为故事的一方,最有发言权。”

“算道友,诚如你们所见,如今的蛮族,对我圣唐一族北方区域,已没有圣唐王朝和平时期那么严重,再将时间向前推移,在各大王朝和平盛世年代,北方草原领地的主人,他们南下掠夺的行为,严重超过乱世时期,这是历史文献方面所记载之事,是能够找到的史实资料,为什么?”

“原因简单,和平盛世年代,除非我圣唐一族强势到连北方领地都不敢小觑,只敢避而远之,侵略其它领地区域,否则,他们手中的屠刀,座下的铁蹄,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sbooktxt.com

而他们敢如此放肆的原因,在于和平盛世年代,坐在那个宝座上的人啊!需要和平,需要一派繁荣昌盛,国泰民安,因此,只要对方不是过分的要求,给一些银子、物资等等,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花钱免灾,继续维持和平盛世。

而一旦起了头,尝到了好处的恶邻,再也不会与你客气了,因此,扰边之事,便成为了常态。”

“乱世年代,如我圣唐一族领地如今的时期,各方势力为了那一个位置,你争我夺,杀红了眼,这个时候若是其它领地敢对自己的领地动武,可不会管他是否来自于域外,胆敢对领地动武,坚决予以还击,若是对要用钱财或者资源来摆平事情,更不可能让对方如愿,乱世年代,哪一个领地敢说自己的领地,能够支撑得起常年累月的战争?

虎口夺食,无异于要了他们的命,不打上一场,给了紧缺的资源,会要了自己的命,打了一场,有可能还能从对方的手中,获得资源,算道友,若你是领地的主宰,你会选择哪一种?”

“所以,乱世年代,北方领地对我圣唐一族的侵扰,反而没有和平年代来的频繁,这便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都是当权者,都明白利益得失,又岂会做赔本买卖?”